法律经济分析与政策评价中心
 首页 | 中心概况 | 学术团队 | 新闻动态 | 通知公告 | 学科建设 | 学术交流 | 工作论文 | 科研成果 | 人才培养 | 基地刊物 | 文献资料 
站内搜索:
今天是:
文章内容
当前位置: 首页>>科研成果>>正文
结构-行为-绩效范式再认识——中国烟草产业案例研究
2019-04-28 10:48  

结构-行为-绩效范式(后文简称S-C-P范式)与企业管理密切相关,其中很多问题与中国40年改革开放的一些实践相互印证。S-C-P范式与企业管理有关的问题纷繁复杂,很难一言以蔽之。结合中国烟草行业,我们试图做一些简要说明,进行一些概念的再认识。

一、SCP的定义及其范式

众所周知,S-C-P范式对应的是结构、行为、绩效三个概念,但是鲜有学者认识到这三者的“偏正”概念。首先,结构不是指产业结构,是指市场结构。其次,行为不是指一般的定价行为、用人行为等,是指策略性行为。换言之,S-C-P框架下的研究是策略性的。是企业自己独立竞争,形成垄断地位,形成差别和优势,还是和其他企业合谋?这个问题的核心是如果是企业独立竞争自然合理合法,但是合谋则会涉嫌违反《反垄断法》等相关竞争政策。最后,绩效不是指一般的企业绩效,而是指社会效率。换言之,行业利润率很高,并不意味着对社会贡献大(比如垄断行业),同理,行业亏损也不见得就是社会贡献少。因此,认识绩效就必须回归到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产业利润率平均化前提下的绩效才是真正的绩效。

上世纪50-70年代,旧的产业组织理论是结构主义,强调结构的重要性,即结构影响行为,行为影响绩效。甚至可以称之为,结构决定行为,行为决定绩效。简言之就是行为决定。自上世纪80年代至今,产业组织理论一直是行为主义占主导,强调企业行为的重要性。正如上文所言,主张行为主义的产业组织理论不是指一般性的行为,是强调竞争或垄断,合谋或滥用,即某个企业的行为对其他企业的影响和这对社会绩效的影响。因此,基于旧的产业组织理论,学者在研究相关问题时,投入—产出方法应用较多。基于新的产业组织理论(产业经济学)学者在研究相关问题时博弈论的方法运用较多。比如让·梯诺尔(Jean Tirole)就是用博弈论的思想重新改写了产业组织学(产业经济学)。因为他研究策略性企业行为。企业结构不是重点,绩效也不是重点,行为才是重点。博弈论方法的运用自然符合逻辑。

基于对结构概念的误解,《反垄断法》实施至今十余年,第九条依旧无法执行。研究反垄断法,起草反垄断的学者往往不懂得S-C-P范式的真正涵义。公布市场竞争状况评估这一职责,十一年来无法做到的原因就是产业结构不是市场结构,简单用统计数据无法计算。

企业行为与进退障碍有关。旧的产业组织理论认知之下,企业行为受很多因素的影响,如企业数量、产品差异化等。新的产业组织理论(行为主义)认为影响企业行为的因素是市场进退障碍的大小。如果市场不存在进退障碍,那么某个企业即使垄断,即使高盈利也是可以的。因为市场没有进退障碍,其他企业可以进行竞争。但是,如果某个企业垄断且存在市场进退障碍,那么此时企业的高利润则是有问题的。过去习惯将进退无障碍理论理解为有效竞争理论实际是存在误解的。进退无障碍理论包括市场完全进退无障碍,市场部分有障碍。

产业绩效不能以企业利润率高低来衡量。例如,烟草行业资金利税率是百分之好几百,但是它的利润率只有不到10%。计算烟草行业绩效要去掉每年1万多亿的税,因为这部分并不是行业绩效。按照含税利润进行资源配置必然会造成逻辑混乱。按照企业利润率计算烟草行业绩效就意味着烟草行业是高效率的,所有企业都要进入道烟草行业。这是绝对错误的。

目前学界很多通用的概念都存在一些似是而非的错误。例如,有说法认为,“产业结构决定了产业竞争状况,企业行为决定了企业绩效”。这就是不对的,应该是市场结构决定了产业竞争状况,企业行为决定了行业绩效。另一种说法是“SCP模型从对特定行业结构、企业行为和经营绩效三个角度来 分析外部冲击的影响”。SCP范式可以用于分析行业,也可以用于分析外部对企业的冲击,但这些并非其主要的功能目标。SCP范式的主要目标是分析竞争政策的影响。因此,基于这些思路进行的理论探讨(如波特模型)往往偏误了学界思路。

还有一种观点是“改善市场绩效的方式就是通过产业政策调整市场结构”。从逻辑上讲,这一观点也是错的,应该是通过竞争政策调整市场结构,通过产业政策调整产业结构。因为,产业政策与竞争政策,产业结构与市场结构,这是两组完全不同的概念。

二、结构方面的误解

产业结构是指产业间比例构成,特指某个国家或区域内的产业构成,细化时对应“产品结构”。产业内指的是市场结构或产业组织。市场结构是市场内集中程度(SCP范式中的S),其前提是 “同一市场内”。“产业=市场”的情况下,产业结构就是市场结构。然而,现实情况多是“产业不等于市场”。广义的市场结构包括供、给双方(如买方垄断),复杂的市场结构如“双边市场”(平台企业)。因此,产业组织是研究产业内,企业间的理论。理论研究不可简单使用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进行集中度等指标的利用数学公式直接测算,否则结果一定是有偏误的。

产业经济学的基本假设是“产业=市场”,但是现实中多数情况是“产业不等于市场”。例如,烟草行业,横跨了第一产业、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因此,烟草行业的市场结构是很难确切计算的。直接用统计数据计算的是产业结构,而非市场结构。烟草行业内部没有产业结构。与此同时,市场结构还蕴含区域等众多概念,因而,在计算市场结构之时往往要衷心界定市场。

2015年度,纳入中国烟草总公司年度会计决算报表范围的企业户数合 计1133户,包括中国烟草总公司本级和所属经营卷烟、烟叶、烟机、烟叶复烤加工等烟草主业的企业,以及由烟草行业投资并实质控制的、 经营非烟草业务的多元化企业,全部企业的业务范围涉及包装、印刷、 运输、仓储等17个行业大类,103个小类。中国烟草产业还涉及复杂的税收结构和关税结构,这些因素也会影响市场界定。因此在烟草行业市场机构的计算极其困难,必须具体案例,具体入手,才能确定某一个市场,而后计算。

三、行为方面的误解

SCP范式研究的是企业行为强调的是企业间的行为,企业内部行为不在其研究范围之内。企业内部人、财、物的强调是企业管理。企业内部是企业组织问题,企业之间是产业组织问题。企业内部靠行政协调,企业之间靠价格机制,市场关系。企业要追求垄断,求异存同,企业之间要求同存异,公平竞争。专业化经济把企业分的越细,一体化经济把企业逐渐合并,这是两个标准概念,但是其中包含无数的中间形态。这是科斯思想和斯密思想的组合思想。

边际组织曲线等于边际成本曲线之时,企业的边界最后确定。在理论上这一结果是最优的,但是现实往往较为繁复。例如,烟草行业中,企业的边界就较难界定。哪些是分公司,哪些是子公司,往往因为政企合一的问题而难以确定。因此,研究现实问题的时候直接套用概念是不可行的。

此外,中间形式也有多种表现,如长期合同、控股关系等。这一点尤其体现在烟草行业。在企业行为方面,企业与市场之间靠平台,企业与政府之间靠非营利组织(NPO),市场与政府之间靠非政府组织(NGO)。目前,欧盟、美国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多数企业为国有企业。国有企业到目前为止都是不分红的。不分红则意味着是非营利企业。因此,按照国际惯例,中国是非市场经济国家。烟草行业就是其中一个反面案例。烟草行业中烟草总公司是国有企业,烟草专卖局更是国家行政机关。二者是政企合一的一套机制。因此,研究其企业边界本身就是很困难的。与烟草行业类似,其他还有很多行业都存在此类问题,很多国有企业都存在此类问题。

关闭窗口

法律经济分析与政策评价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