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经济分析与政策评价中心
 首页 | 中心概况 | 学术团队 | 新闻动态 | 通知公告 | 学科建设 | 学术交流 | 工作论文 | 科研成果 | 人才培养 | 基地刊物 | 文献资料 
站内搜索:
今天是:
文章内容
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交流>>正文
于立教授受邀参加“平台经济与竞争”在线研讨会
2020-11-16 16:07   来源:《比较》公众号

2020714日,《比较》编辑室组织召开了“平台经济与竞争”在线研讨会,围绕着平台经济的理论和现实问题,以及未来发展空间进行了深度交流。我中心主任于立教授作为会议特邀嘉宾出席本次会议,多名博士研究生一同参加会议。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陈清泰、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江小涓、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研究员李青、天津财经大学教授于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培林、中国社科院工经所研究员江飞涛、《比较》研究部主管陈永伟、阿里研究院院长高红冰、滴滴政策法规研究院院长张迎涛、 百度公共政策研究院院长张丽君等出席。

在会上于立教授作为会议特邀嘉宾,进行了《平台分类与政策组合》的报告。于立教授进一步将平台进行了分类,认为现有的各种平台需要细分,不能笼统的一而概之。他按照不同的标准,将平台分为数字平台与非数字平台、标准平台与非标准平台、营利性平台与非营利性平台、单边平台与双边平台。进一步地,数字平台分类方法可分为产业导向型与市场导向型。产业导向型平台分类不适合竞争政策研究,是统计工作需要的;市场导向型平台分类才是竞争政策研究的对象。

于立教授认为,国家标准行业分类中的第64——互联网和相关服务及其下属行业分类,存在许多不足,而且属于产业导向型分类方法。如果按中介性或商业模式,数字平台可分为基础平台、广告主导平台和应用平台三种类型。这种市场导向的数字平台分类才是研究竞争政策所需要的。第一类是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等基础网络,以及方正宽带、天翼宽带、网通宽带等辅助网络服务商。对这类基础平台,产业政策有很大的作用,不能笼统的全靠竞争政策。第二类平台是广告主导的平台,如搜索引擎、门户网站、社交媒体、电子信箱、地图导航等平台,一边免费,单边收取广告费,“网络外部性突出,跨界作用大,是反垄断行政执法的重点,行政执法要主动”。第三类是电子商务、网约服务、餐饮外卖、收费检索、在线旅行、移动支付、影视音乐和网络游戏等平台,“行政执法要包容审慎,尽量少介入,法院应多介入,让原告被告两方据理力争去博弈”。不同类型的数字平台对应不同的监管政策,需要有不同的产业政策与竞争政策的协同,不同的行政执法与法院执法的配合,和不同的竞争执法与竞争倡导的组合。

在数字平台中,组织形式和商业模式高度统一。于立教授给这个标准的数字平台下了定义:一是平台的投入品和产出品都是数据或者数字产品;二是平台必须有中介性;三是平台是双边市场或多边市场;四是必须基于互联网。完全满足四个特征的是就是标准数字平台,其余的则是非标准数字平台。

在于立教授看来,严格按照产业经济学的基本理论,单个平台是企业,同类企业集合就是产业。但企业集团既是企业特征又有市场特征,具有“二重性”。企业集团外部是纯市场关系,而企业集团内部的企业之间既有协调关系,也有市场关系。阿里或者腾讯这样的商业组织,外界看其更像“超级大企业”,但在其企业集团内部,按业务又分很多子公司,所以不能笼统地把整个集团看成一个平台,相应的业务也不在同一市场。于立提出,除了产业经济学的SCP分析范式,更要运用到EBC范式(即企业业务行为分析范式),不能把企业集团当成一个企业,然后按业务对应到细分市场,进而界定相关市场,然后再看“行为”是否合法合规。这是对竞争政策实施提出的新要求。


关闭窗口

法律经济分析与政策评价中心 版权所有